Rabu, 22 Juni 2011

Book of Burial 3 - 《葬书》

Book of Burial 3 - 《葬书》



《葬书》晋·郭璞著



     一、生气篇
葬者,藏也,乘生气也。
夫阴阳之气,噫而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雨,行乎地中,谓之生气。
   
      二、气感篇
生气行乎地中,发而生乎万物。人受体于父母,本骸得气,遗体受阴。
盖生者气之聚,凝结者成骨,死而独留。故葬者,反气纲骨,以阴所生之道也。经曰:气感而应,鬼福及人。

      三、风水篇
是以铜山西崩,灵钟东应。木华于春,粟芽于室,气行乎地中。其行也,因地之势。其聚也,因势之止。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
      四、方法篇
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气之盛而流行,而其馀者犹有止。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。经曰:外气横行,内气止生,盖言此也。经曰: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。

      五、生物篇
土者,气之母,有土斯有气。气者,水之母,有气斯有水。故藏于涸燥者,宜深。故于坦夷者,宜浅。经曰:土行气行,物因以生。
地势以原脉,山势以原骨。委蛇东西或为南北。宛委自复,回环重复。若踞而候也。若揽而有也。欲进而却,欲止而深来。积止聚冲,阳和阴工,土厚水深,郁草茂林,贵若千乘,富如万金。经曰:形止气蓄,化生万物。

      六、乘气篇
为土地也,地贵平夷,土贵有支。支之所起,气随而始,支之所终,气随而终。观支之法,隐隐隆隆,微妙玄通,吉在其中。经曰:地有吉气,土随而起,支有止气,水随而比。势顺形动,回复始终,法葬其中,永吉无凶。

      七、垅支篇
夫重冈叠阜,群垅众支,当择其特。大则特小,小则特大。参形杂势,主客同情,所不葬也。夫垅欲峙于地上,支欲伏于地中,支垅之止,平夷如掌。故经曰:支葬其巅,垅葬其麓,卜支如首,卜垅如脚。形势不经,气脱如逐。
夫人之葬也,盖亦难矣,支垅之辨,眩目惑心,祸福之差,候处有间。

      八、造化篇
山者,势险而有也,法葬其所会。故葬者原其所始,乘其所止。审其所废,择其所相,避其所害。浅以乘之,深以取之,辟以通之,阖以固之。乘金相水,穴土印木,外藏八风,内秘五行,天光下临,地德上载,阴阳冲和,五土四备。是以君子夺神功改天命,目力之功,工力之具,趋全避缺,增高益下,微妙在智,触类而长,玄通阴阳,功夺造化。
   
      九、万乘篇
土地之山,若伏若连,其原自天。若水之波,若马之驰,其来若奔,其止若尸。若怀万宝而燕息,若具万膳而洁斋。若橐之鼓,若器之贮,若龙若鸾,或腾或盘,禽伏兽蹲,若万乘之尊也。
天光发新,朝海拱辰,龙虎抱卫,主客相迎,四势端明,五害不亲,十一不具,是谓其次。

      十、五不葬篇
山之不可葬者五:气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;气因势来而断山不可葬也;气因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;气以势止而过山不可葬也;气以龙会而独山不可葬也。童断石过独,生新凶,消已福。
       十一、论势篇
葬山之法,势为难,而形次之,方又次之。势如万马自天而下,其葬王者。势如巨浪,重岭叠嶂,千乘之葬。势如降龙,水绕云从,爵禄三公。势如重屋,茂草乔木,开府建国。势如惊蛇,屈曲徐斜,灭国亡家。势如戈矛,兵死刑囚。势如流水,生人皆鬼。势如负扆,有垅中峙,法葬其止。

       十二、论形篇
王候应起,形如燕巢,法葬其凹,胙土分茅。形如侧垒,后冈远来,前应曲回,九棘三槐。形如覆釜,其巅可富。形如植冠,永昌且欢。形如投算,百事皆乱。形如乱衣,妒女淫妻。形如灰囊,灾舍焚仓。形如覆舟,女病男囚。形如横几,子灭孙死。形如卧剑,诛夷逼僭。形如仰刃,凶祸伏逃。牛卧马驰,鸾舞凤飞,螣蛇委蛇鼋鼍鳖龟,以水别之。牛富凤贵,螣蛇凶危,形如百动,葬者非宜,四应前按,法同忌之。

       十三、势与形篇
夫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。势与形顺者吉,势与形逆者凶。势凶形吉,百福希一。势吉形凶,祸不旋日。千尺之势,宛委顿息,外无以聚内,气散于地中。经曰:不蓄之穴,腐骨之藏也。

       十四、败椁篇
盖噫气为能散生气,龙虎所以卫区穴。叠叠中阜,左空右缺,前旷后折,生气散于飘风。经曰:腾漏之穴,败椁之藏也。

       十五、吉藏篇
经曰:外气所以聚内气,过水所以止来龙。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,势来形止,前亲后倚,为吉藏也。
        十六、四势篇
经曰:地有四势,气从八方。故砂以左为青龙,右为白虎,前为朱雀,后为玄武。玄武垂头,朱雀翔舞,青龙蜿蜓,白虎顺俯。形势反此,法当破死。故虎蹲谓之衔尸,龙踞谓之嫉主,玄武不垂者拒尸,朱雀不舞者腾去。
土圭测其方位,玉尺度其遐迩。以支为龙虎者,来止迹乎罔阜,要如肘臂,谓之环抱。

        十七、朱雀篇
以水为朱雀者,衰旺系乎形应,忌乎湍激。谓之悲泣。
朱雀源于生气,派于未盛,朝于大旺,泽于将衰,流于囚谢。法每一折,储而后泄,洋洋悠悠,顾我欲留,其来无源,其去无流。

        十八、土质篇
经曰:山来不回,贵寿丰财。山囚水流,虏王灭侯。土欲细而坚,润而不泽,裁肪切玉,备具五色。干如穴粟,湿如割肉,水泉砂砾,皆为凶宅。

        十九、三吉六凶篇
经曰:穴有三吉,葬有六凶。藏神合朔,神迎鬼避,一吉也。阴阳冲和,五土四备,二吉也。目力之巧,工力之具,趋全避缺,增高益下,三吉也。
阴阳差错为一凶;岁时之乖为二凶;力小图大为三凶;凭持福力为四凶;僭上逼下为五凶;变应怪见为六凶。经曰:穴吉葬凶,与弃尸同。

       二十、总论篇
经曰:势止形昂,前涧后冈,龙首之频,鼻颡吉昌。角自灭亡,耳致候王。唇死其伤。宛而中蓄,谓之龙腹,其脐深凹,必后世昌。伤其胸肋,朝穴其哭,是以祸不旋日,经曰:葬山之法,若乎谷中,官应速也。
 
 
《葬书》密码破释
葬书》不到两千字,却系统地阐述了风水理论。其五大理论亮点归纳为:一是乘“生气”论;二是“藏风得水”论;三是“形势”论;四是“四神砂”论;五是“土质标准”论。
一、《葬书》首先提出了风水乘“生气”论:葬者,藏也,乘生气也。夫阴阳之气,噫而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雨,行乎地中,谓之生气。
《葬书》讲出了“生气”的成因:土者,气之母,有土斯有气。气者,水之母,有气斯有水。经曰:土行气行,物因以生。
郭璞《葬书》风水术的核心是乘“生气”,是“理法”之核心。“生气”就是能生成万事万物的阴阳之气,中国唐朝风水宗师杨筠松继承了“乘生气”的理论。郭杨乘“生气”风水术的实质,就是充分利用自然环境的“生气”,让人达到养生、平安、富裕的目的。“生气”产生的能量和微波是对人们是有利的,这个吉利的气场所感应的村庄、城市的居民就会得到平安、健康、幸福。
由于风水学认为“生气”是生发万事万物的根基,有“生气”的地方才有希望,有希望的地方就是“吉地”,所以,风水实践的最终目的就是寻找能够聚集“生气”的那个地点。
二、《葬书》提出了藏风得水论:
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气之盛而流行,而其余者犹有止。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。经曰:外气横行,内气止生,盖言此也。经曰: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。
《葬书》提出的风水法则,首先要求人们得水、近水,因为只有缓缓的流水和湖泊等才能蓄积“生气”,使外气辅助内气。其次要求人们靠山背风,或者是采取使“生气”积聚而不扩散的措施,也就是说,坟墓或阳宅要找好靠山,且要防止“生气”扩散,因为世上万物都是气的生化结果,没有“生气”的地方就没有生机和希望。所谓“藏风”,有两层含义:其一,“藏风”并不是许多外行人说得把风隐藏起来,也不是完全避外来的风,而是采取使地中“生气”聚积而不扩散的措施,坟墓要做好密封,或者埋在较深的地层;住宅应该保温和通风,有适宜人体的室温和清新空气,就实现 “藏风聚气”之目的。其二,靠山背风,这是为了防止外来的大风侵袭,只有环绕宅地的层层山峦才能遮挡住大风。这就是人们在群山所环抱、流水所环绕、主流支流交汇处或者河流凸岸之地选址建城、建村、建宅的原因,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吉地。
三、《葬书》提出了风水“形势”论。
势与形合称为形势。现在大家都知道:“势”、“形”是风水术表达龙、砂、水的动静、远近势态和形态的概念。但是,对于什么才称为“势”?什么才叫做“形”?古往今来,只有《葬书》给出了恰当的定义,《葬书》说:“夫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。”从自远方而来的巨浪、水波、湍急水,自天而下的山脉即“降龙”,重岭叠嶂等就属于“势”。在近处看见的“龙盘虎踞,屈曲弯环,尖齐高耸,方圆秀丽”等等都属于 “形”。
若是从远方来的势与近处静止的形相适应,即有什么样的势就配什么样的形,这种相适应的形势就主吉利。
若势与形不相适应的,谓之势与形逆,则主凶。例如来龙从天而降如万马奔腾的势,穴位明堂狭小,朝堂水短小,这种势与形不相适应,就主凶。
若势来得不好,而形结得很好,有福也得不多,只能得百分之一的福。若是来势很好,而近形不吉,这种形势不但不能得福,而且灾祸立即就要降临。
四、《葬书》提出了风水“四神”砂论
《葬书》说:砂以左为青龙,右为白虎,前为朱雀,后为玄武。虽然“四兽”、“四象”、“四宿”、“四砂”的名字都叫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但是,它们的含义却不同。“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”的本义分别有两种:一是对天上二十八宿而言,二十八宿中东方七宿合称为青龙;二十八宿中西方七宿合称为白虎;二十八宿中南方七宿合称为朱雀;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合称为玄武。二是对道教而言,青龙是指道教所信奉的东方神;白虎是指道教所信奉的西方神;朱雀是指道教所信奉的南方神;玄武是指道教所信奉的北方神。在《葬书》风水术中,“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”的含义都是指“砂”,即分布在墓地左右前后的“四神砂”。在所有环绕吉祥宅地的“砂”中,“四神砂”当属最重要,它们是位于吉祥地左右前后四个方向的小山,风水学中假借天上的四方星宿或者道教四方之神的名字为它们命名:把位于宅地之左砂叫“青龙”,把位于宅地之右砂叫“白虎”,把位于宅地之前砂叫“朱雀”,把位于宅地之后砂叫“玄武”。《葬书》中的“砂”指连绵的小山体,是高大蜿蜒之“龙”旁边的小山丘。在成因上,“砂”是由“龙”的石头风化而成的,因此是“龙”的附生物。风水学认为,仅有“龙”还不能成为吉祥之地,“龙”的周围还需要各种“砂”来拱卫和呼应,如果没有“砂”,“龙”就很难聚纳生气。
一般的风水师,对于阴宅“龙虎”认识不清,都把左边的山峰称为青龙,右边的山峰称为白虎,如果从事风水时间长了,对《葬书》风水作了深入的研究,一定发现“左山为青龙,右山为白虎”是错误的,就形势而言,青龙、白虎不是指山峰而是“砂”。
五、《葬书》提出风水土质标准论
《葬书》对土质标准作了如下论述:土欲细而坚,润而不泽,裁肪切玉,具备五色。干如穴粟,湿如刲(kuī)肉,水泉砂砾,皆为凶宅。
这段话是衡量土质软硬、色泽、干湿度的标准,仔细揣摩,吉土和人类皮肤的最佳感受度一致。
判断吉土的标准是:
土细密、坚实,润而不湿,土就像刚切开的脂肪一样有纹理,而且土像切开的美玉一样新鲜滑腻,具有白、青、黑、红、黄五色气,这样的土是吉土。五气行于地中,金气凝则白,木气凝则青,火赤、土黄皆吉。唯水黑则凶。五行以黄为土色,故亦以纯色为吉,又红黄相兼鲜明者尤美。吉土不太软也不太硬,看上去非常鲜亮,用手摸有滑腻感觉。
判断凶土的方法:
凡是像一堆干燥栗粒一样的土,或者像一块湿腐肉一样土,或者像水泉岸边的砂砾一样粗糙的土,都是不吉之土。为什么呢?因其太硬不细密无法聚气,土太淤湿软烂,用铁锨或者铁锄挖锄这样的土,像割腐肉那样不任刀,地气虚浮。

只有结构坚实细密、新鲜滑腻的自然土才能保存住吉祥的“生气”,人们通过保护宅地基址不受外界气温、水分的干扰,使生气传递通畅。如穴土软(不坚实)、或湿,则不可能藏聚生气,反而会让生气外溢散发。穴土潮湿的土地,被公认为是最差的建筑用地,因为按《葬书》风水法则,生气在好地中传递最佳。《葬书》中有关穴土的这些风水原理已成为后辈风水师论述土质的基础。







Tidak ada komentar:

Poskan Komentar